美众议长妄称“中国是最大威胁”

社会 2024-07-10 09:11 阅读: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当地时间8日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所领导的世界秩序面临的“威胁”发表演说,并提出三部分政策框架予以应对:加强美国国内实力、威慑美国敌人以及强化美国在全球的联盟。

他宣称,中国对全球和平构成最大“威胁”,国会将在本届会期结束前致力于通过一系列针对中国的立法措施。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专家表示,美国政客炒作“中国威胁论”已是老生常谈,当世界各国都寻求一种互利、包容、平等、共赢观念来构建国际秩序时,美国恰恰逆潮流而动,没有敌人硬要制造一个敌人,这充分暴露出美国才是当前国际格局演变的最大危险源。

美众议长妄称“中国是最大威胁” 第1张

迈克·约翰逊发表长篇演说

据美媒报道,这是约翰逊去年10月接替凯文·麦卡锡担任众议院议长以来,首次针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国会外交政策公开发表长篇演说。约翰逊妄称,中国正在领导一个由俄罗斯、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国家组成的“轴心”。他无理指责称,上述国家受中国影响,对美国的全球影响力进行阻碍,“它们越来越多地利用集体军事、技术和财政资源,以各种方式相互支持,千方百计试图切断我们的贸易路线,窃取我们的技术,伤害我们的军队,颠覆我们的经济”。

为此,约翰逊总结称“中国对全球和平构成了最大威胁”,并扬言国会接下来将集中精力推动一系列在安全、经济、生物安全和贸易领域抗衡中国的法案,用尽一切手段对抗中国。约翰逊还表示,明年新一届国会将保留本届国会会期开始时成立的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约翰逊扬言要通过针对中国的立法,反映出美国对华政策中的歇斯底里和毫无底线,其演讲正值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他试图从政治、社会和经济等角度向美国的不同群体散布“中国威胁论”,借机形成对共和党人更有利的叙事,引导美国民众和社会沿着与中国更激烈竞争、对抗和冲突的轨道走。同时,美国也在向其盟友发出清晰信号:在未来的外交安全战略中,盟友必须在美中之间作出选择,试图迫使盟国在对华关系中作出明确切割,跟随美国步伐。李海东认为,正是美国政客玩弄集团政治、联盟对抗的观念,才导致国际秩序严重撕裂。

针对美方一些政客的无理指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多次表示,美方散布“中国威胁论”,目的不过是为维持军事霸权找借口。美方有关机构和人员应摒弃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零和思维,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停止基于虚假信息散布“中国威胁论”,停止为谋取政治私利,绑架中美关系。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为应对美国国家安全和自由价值所面临的所谓“威胁”,约翰逊还提出了新的外交政策方针,他认为强化美国国内实力为第一步,解决国债问题便是当务之急。与此同时,他声称美国必须解决国防基础设施空洞化的问题。

约翰逊表示,他认为欧洲盟友必须分担更多的安全责任

约翰逊称,强化美国的盟友合作也是核心重点,他计划在与北约成员国的对话中强调公平分担负担的必要性。他说:“我们需要一个由美国领导的‘美国优先’联盟,并与在国外的工薪家庭和企业保持合作,以促进美国人民的安全利益。”不过,约翰逊表示,欧洲盟友必须分担更多的安全责任,“我们认为北约需要做得更多,每个北约成员国的国防开支至少应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

李海东表示,约翰逊提出的上述政策是典型的利用盟友和他国来解决美国内部问题的做法,企图以此来强化美国实力,使美国获利,确保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主导地位或者霸权,“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惯有思维”。

延伸阅读

“北约峰会邀请日韩澳新,就是为了包围遏制中国”

7月9日至11日,北约峰会将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韩国受邀与会。日媒报道称,北约正计划在下周峰会期间宣布扩大与上述四国的合作。

“北约峰邀请这四个国家参会,原因很简单,主要就是为了包围和遏制中国。”韩国外交与国家安全事务总统特别顾问文正仁6日在第十二届世界和平论坛期间向观察者网表示,他并不认同这种做法。

美众议长妄称“中国是最大威胁” 第2张

图为韩国外交与国家安全事务总统特别顾问文正仁

“北约是北大西洋的,不是东亚的。如果这些国家真想建立一个类似北约的组织的话,那他们应该建立一个东北亚条约组织。”文正仁说,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建立一个他们所谓的亚洲版北约来对抗中国呢?

他认为:“北约应该处理北大西洋的事儿,北约为什么要盯着亚洲,盯着东亚呢?并且这牵扯到集团政治,世界会因此变得更加分裂,对抗是不可取的。就算北约解决不了欧洲的问题,他们为什么来这儿呢?他们是想要这四个国家去欧洲帮他们吗?但是这些国家有这个能力吗?我很怀疑。”

尹锡悦政府上台后,韩国与北约的关系大幅迈进。当被观察者网问及韩国是否会积极向北约靠拢时,文正仁说:“韩国是亚洲国家,我们是黄种人,我们为啥要去欧洲呢?为什么去支持白种人呢?我这不是种族主义,我是说我们之间有很大的不同。”

“十九世纪时,日本人想要像白种欧洲人那样,结果他们被欧洲殖民列强抛弃了,这就出现了二战、太平洋战争、日本侵华。这不是个好主意,北约就待在北大西洋吧,然后让(东亚)这个地区的国家来处理我们自己问题。”他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