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公司扎堆冲刺港股:盈利困难,押注Robotaxi求突破

科技 2024-07-08 17:33 阅读:

出行公司扎堆冲刺港股:盈利困难,押注Robotaxi求突破 第1张

经济观察网 周信/文 继嘀嗒出行在港交所上市之后,如祺出行近日通过港交所聆讯,拟于7月10日上市。曹操出行4月已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享道出行曾表示今年下半年启动IPO,T3出行也曾透露将在港股和A股上市。一时间,奔赴港股成为国内多家出行公司的共同选择。

“既有企业持续亏损、融资难的生存压力,也跟港交所18C制度门槛低有关”,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向经济观察网表示,但主要原因还是大部分出行企业为了兑现风险投资退出机制的承诺,而不得不在资本市场行情不好的情况下“流血”上市。

从招股书中看,曹操出行、如祺出行均有志于变换赛道,在自动驾驶行业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如祺出行表示,将通过打造自动驾驶运营生态为出行赋能,曹操出行则将把一部分募集资金投向自动驾驶。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纪雪洪表示,今年L3自动驾驶的准入和上路试点政策出炉,出行企业想让资本市场看到其在Robotaxi方面前景和潜力。

出行公司IPO求“输血”

作为“共享出行第一股”,嘀嗒出行得益于顺风车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成为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平台,而其他的出行企业则普遍仍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如祺出行从2021年到2023年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0.14亿、13.68亿和21.61亿元,对应净亏损分别约为6.85亿、6.27亿和6.93亿元,累计亏损超20亿元。

安信国际分析师王婷表示,除滴滴出行外,其他企业的市场份额差距小,行业竞争将持续激烈,在用户侧及司机侧的份额争夺也将继续白热化,目前尚无扭亏为盈的财务前景,预计到2027年,某些公司仍将持续亏损。

目前,网约车市场正处于运力饱和、竞争激烈的局面。自去年开始,深圳、济南、长沙、三亚、上海等多地监管部门发布了网约车市场饱和预警。根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底,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679.1万本、车辆运输证284.7万本,同比分别上涨29.9%和26.5%。

如祺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预计公司在未来三年将持续亏损。曹操出行则表示,如果司机或车辆未能获得并保持提供网约车执照或许可证,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像这种持续亏损且可见的未来仍将亏损的企业,目前也只能在港股上市了”,纪雪洪表示,去年3月份生效的18C上市机制,降低了上市门槛,让独角兽企业能够在不满足现行香港主板上市要求的情况下仍可以赴港上市,这也是出行企业为何扎堆冲刺港股的原因之一。

顾大松认为,目前资本市场的行情较差,出行企业着急赴港股上市,很重要的因素是要兑现风险投资退出机制的承诺。“大部分资本在投资出行企业时,双方都约定了多长时间得在境外上市,所以即便是‘流血上市’也得上”。

Robotaxi商业化拐点将至?

面对出行市场的压力,不少网约车平台将目光投向Robotaxi。汽车咨询服务机构IHS预测,到2030年中国共享出行市场规模将达2.25万亿元,其中Robotaxi占比将达60%,规模将达1.3万亿元。

曹操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一部分募资用于投资自动驾驶,将与吉利集团合作部署前装量产的L4级自动驾驶车辆,且正与业务合作伙伴启动无人出租车计划。

相比曹操出行,如祺出行招股书中对Robotaxi的描述篇幅更大,投资力度也更大。如祺出行称,此次募资金额中,约40%将用于自动驾驶及Robotaxi运营服务的研发活动,15%用于自主研发开放式Robotaxi运营科技平台。

不少正在排队IPO的出行公司也早已布局了Robotaxi业务。享道Robotaxi 于2021年上线,已在上海嘉定、苏州相城等区域开展常态化载人示范应用。T3出行于2021年在苏州启动了Robotaxi的公开运营,去年发布国内出行行业首个生态大模型——阡陌大模型。此外,高德也已与无人驾驶公司AutoX展开合作,美团战略投资了长城旗下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

行业有观点认为,Robotaxi对车企而言,可谓一举三得,既可以卖车,又可以借助网约车海量的数据提升其自动驾驶实力,同时也可以提升公司美誉度。

据了解,目前进入L3/L4自动驾驶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名单的企业,大部分都是“金三角模式”的企业,即“整车公司—出行公司—自动驾驶公司”的模式,其中典型的有“广汽—如祺—小马智行/文远知行”“上汽—享道—Momenta”。此外,滴滴与广汽埃安共同成立的安滴科技、小马智行与丰田成立的骓丰智能科技等,其背后都有整车企业的支持。

不过,Robotaxi是否能够带来商业化盈利,将考验着出行公司在港股上市的前景。

“出行企业向自动驾驶转型是机会也是趋势,Robotaxi是一个清晰明确和可盈利的赛道,有较好的市场预期”,纪雪洪表示,近几年的技术迭代快,且随着大模型出现,Robotaxi将不再是一个遥远的事情,出行企业也可以对资本市场讲故事。

T3出行CEO崔大勇近日表示,以中国现在大的政策环境、技术迭代能力以及制造能力,2027年将是自动驾驶进入商业化运营的拐点。享道出行CEO倪立诚近期也表示,Robotaxi全面商业化落地时间一定会比行业和消费者的预期更早。

“2027年左右Robotaxi迎来商业化运营拐点,从法律层面上看,这个节点没有障碍,因为工信部的L3/L4的试点准入已经启动了,接下来就是发‘准生证’了”。顾大松表示。

哈喽优行联合创始人、CEO范越甲则认为,Robotaxi商业化落地还得等到2030年以后。纪雪洪也表示,百度萝卜快跑不久前在武汉引发了不少争议,Robotaxi大规模应用的难点还是在技术层面,如何保证在不同的路况、气候环境、场景下不需要人介入。

“还有一些公共问题,Robotaxi的安全系数要达到有人驾驶安全系数的多少倍,公众才能接受,如何确保Robotaxi企业与社会的真实有效沟通?”顾大松指出。他举例称,北京现行的相关条例里规定,出行企业要公布年度报告,但报告的具体内容以及如何保证报告的真实性,这些都会影响用户对Robotaxi的信任。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周信经济观察报记者

行业产业报道部记者关注汽车产业发展,对新能源、储能及动力电池关注较多,擅长深入报道及行业分析。联系邮箱:zhouxin@eeo.com.cn微信号:zx13552437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