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卷”向深度,银行业一大批金融“智能体”出现

科技 2024-07-08 12:20 阅读:

大模型“卷”向深度,银行业一大批金融“智能体”出现 第1张

展会现场

本报记者付乐 上海摄影报道

在2024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智能体”被看作人工智能未来最好的应用方向。

蚂蚁集团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在本届人工智能大会上表示,通过专业智能体的深度连接,Al会像互联网一样,带来服务的代际升级。

会上《华夏时报》记者观察到,不少适用于金融业的智能体亮相,并开始用于个人理财、风险评估等场景。

“银行业大模型的应用正逐步展开,未来有望形成局部领域的智能体,最终实现银行操作系统的整体智能化。”7月7日,毕马威中国银行与资管行业CIO咨询主管合伙人柳晓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大模型开卷AI Agent

井贤栋认为,如同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是典型应用一样,在大模型时代,智能体是新的应用范式,专业智能体是大模型落地严谨产业的有效路径。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大会上表示,智能体是开发最简单的AI应用,也是我们最看好的AI应用的发展方向。

所谓“智能体”,是指人工智能代理,基于大模型技术,具有独立思考和行动能力。不同于传统的人工智能,智能体具备独立思考、感知、分析、决策和执行能力,能够逐步完成目标任务。

金融业属于高度规范化和数据密集型行业,智能体具备自我进化的能力,能够通过持续学习不断演进,迅速响应金融市场变化,如市场波动或政策更新。

中科闻歌副总裁汪小东指出,当前金融业涌现出一大批金融智能体,多用于投资组合优化、市场趋势预测、高频交易模拟、金融风险管理等场景。未来Agent将朝着多智能体协作、可进化智能体等方向发展。

以投资研究智能体支小助为例,学习金融专家的分析推理框架后,在接到不同的投研任务时,它会动态学习专家的思考方式,模仿专家的思路进行分析和生成,背后就是依靠专业智能体框架。

在金融领域,AI智能体正在向普通人提供低门槛的服务。例如支付宝智能助理是一款基于蚂蚁集团百灵大模型研发的AI Agent。记者向AI金融助理提问,“请准备一份适合年轻人的投资方案”,它给出了“考虑到年轻人的特点,投资方案应平衡风险与收益”,并给出了5条投资建议。展台工作人员介绍到,让每一位投资者都拥有一位“私人理财专家”是支付宝AI金融助理的目标,只需一部手机,用户就能获得行情分析、持仓诊断、资产配置和投教陪伴等服务。

展会上智能助理介绍

AI Agent不仅是个人用户的金融助手,也在B端展现出巨大价值。记者注意到,会上有不少创新型公司发布了AI智能体相关应用,助力金融业各细分领域数智化升级。

如无限光年与证券公司合作推出AI投研助手。借助新一代可信技术,这一投研助手在国内实现了用大模型深度解读企业财报,为分析师等专业人士提供包括信息总结分析、范式写作和精准搜索在内的一站式功能。

另外澜码科技与华为昇腾联合发布了“澜码智能体一体机”,为企业用户提供智能体平台,便利金融机构快速构建和部署自定义的AI Agent。

例如在银行的信贷审核过程中,原本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去查看企业的基本情况,如股东信息、公司章程以及现金流量表等,现在可以通过澜码AskXBOT平台构建的Agent,自动收集、整理和分析这些信息,节省了客户经理80%报告撰写时间,降低了客户资料审核的错误率。

智能体助力实现“超级自动化”

当前,AI正迅速渗透到金融各个领域,其中智能体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银行业,大模型的应用正逐步展开,未来有望形成局部领域的智能体,最终实现银行操作系统的整体智能化。”柳晓光表示,目前中国银行业正处于尝试阶段,大模型的引入将推动业务流程的实质性变革。

例如邮储银行推动“邮储大脑”从感知、洞察向生成创作转型升级,加快虚拟营业厅、智能业务助手、数字客户经理等场景推广应用力度;建设银行启动“方舟计划”,推进金融大模型建设工程,推进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在市场营销、投研报告、智能风控等场景的应用。

除了银行,智能体在金融科技领域也有很强的适用性,涉及移动支付、机器人顾问、个性化金融服务等。比如利用智能体分析社交媒体数据和其他非传统数据源,从而建立更全面的信用评分模型。

汇付天下董事长兼CEO周晔表示,未来的世界是一个个智能体连接的世界,快速将软件替代。同时检索增强生成转变到智能体,所有的流程都可以自动编排,从而实现“超级自动化”。

周晔举例到,当前不同平台发放了大量营销券,某冷饮公司要在60多个平台上核券,每年因为核券对不清的账,损失可能超过千万元,现在利用连接自动对账,可以秒级完成。而面对报表,相信未来所有中小企业的报表都是由机器自动生成。

马上消费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陆全则认为,一个更加智能的智能体,也引入了新的风险,特别是在数据生成、处理、决策和工作流程中的管控难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风险管理不应与技术发展相对立,应视为技术进步的组成部分,需要在发展中不断调整和优化。另一方面,由于智能体“变异性”非常强,因此在人工智能的治理过程中不能一成不变,不然就是刻舟求剑。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