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个“管理条例”,又让西方破了大防

社会 2024-07-03 10:29 阅读:

稀土是关键战略资源,中国当然要管好。

中国一个“管理条例”,又让西方破了大防 第1张

中国自2024年10月1日起施行《稀土管理条例》

中国国务院6月底公布《稀土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24年10月1日起施行。《条例》明确稀土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或者破坏稀土资源,国家对稀土资源实行保护性开采。

稀土被誉为“工业维生素”,可用于电动车、风能发电机组和计算机芯片等,是高新技术产业和国防科技工业的关键原料,关乎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在2010年前,我国的稀土走私现象十分严重,大量稀土资源以“猪肉”甚至“大白菜”价格出售,导致稀土资源储备急剧减少。近年来经过整治,这一情况已经有了根本性改变,而今年10月1日起将施行的《条例》,对稀土的开发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做了规范,对推动稀土产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稀土是关键战略资源,中国当然要管好。然而此事在一些西方媒体笔下又成了“中国威胁”。“美国之音”说,中国发布稀土管理法规是“谋求牢牢掌控战略资源”;美国“政治”新闻网的标题更奇葩:“中国宣布珍贵的稀土金属属于国家所有”, 还称“长期以来,北京对这些令人垂涎的资源的控制一直被视为对西方清洁能源和科技供应链的威胁”。

中国一个“管理条例”,又让西方破了大防 第2张

外媒相关报道截图

中国领土上的战略资源,宣布“归国家所有”有问题吗?中国的战略资源,不应该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吗?这些西媒的立场说穿了,就是对中国的稀土资源作了不应有的垂涎。

类似这种标题还不是个案,看这篇也是:北京说中国的稀土归国家所有。

媒体相关报道截图

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稀土资源,但在稀土加工和提炼技术方面,中国的产业链优势明显,目前全球市场上约90%的精炼稀土来自中国,西方对此十分眼红。美国每年从中国进口的稀土比例在过去十年都稳定在70%左右。

近年来,西方对这种战略资源的渴求几乎达到白热化。有数据显示,美国自2020年以来在稀土项目上至少投入了近2亿美元,美国的盟友也在全力以赴开辟“绕开中国”的稀土产业链。上月,澳大利亚要求与中国关联的投资者出售该国稀土矿商的股份,一年多前,加拿大也曾责令3家中国公司撤出加稀土公司。

此次出台《条例》,正值欧盟准备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临时关税,于是西媒普遍将其称作“中国的报复”。这种揣测相当无聊,所谓“管理条例”,顾名思义,就是针对中国国内稀土开采生产等环节制订的规范,并非针对外国的出口管制,若说中国用此“报复”欧盟的“惩罚性关税”,既不对等也不够格。

为什么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可以理直气壮地扶植、保护本土稀土产业,甚至为此赤裸裸打击中国投资方,而中国就不能制定一个更科学更严格的条例保护自有的稀土产业呢?这恐怕只能用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那句自嘲来解释,即“外交就是管理双重标准的艺术”。

随着新能源和智能制造等战略新兴产业的兴起,全球稀土需求快速增加。有预测显示,正在推动绿色转型的欧盟,到2030年时对稀土的需求将增长6倍。而直到一年前,亚洲以外第一家大型稀土精炼厂才开始在爱沙尼亚建设。可以理解,中国稀土政策的一举一动,都无比牵动西方稀土消费大户们的心。有研究表明,西方抛开中国重建稀土产业链需要很长周期和很高代价。因此,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在想象国际稀土市场的未来时,西方为他们自己提议的“脱钩断链”的前景焦虑了。

至于个别美媒还提出,“忧心”中国对稀土等关键矿产的控制,“是在为潜在的战争做准备”,这显然是对中国无底线的抹黑和诽谤。据美媒报道,稀土是制造F-35战机、“捕食者”无人机、核潜艇等武器不可或缺的原材料。

没错,我们不能让这些涉及国家安全和影响世界和平的战略物资流入非法渠道,正是我们加强对稀土管理的主要目的之一。此外,整治非法开采和打击稀土走私、打击境外情报机构对我国稀土矿产和技术的长期觊觎,加快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改造升级等,也都构成了《条例》出台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扼守着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咽喉”的稀土之于中国,就像石油之于中东,中国必须掌握其市场话语权。《条例》的发布与实施,有利于深化供给侧改革、保障战略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使我们在缺乏公平的国际高新科技竞争中多一分主动性。

延伸阅读

雷蒙多:或将强制中国电动汽车所有数据存放在美国

11月美国大选在即,美国两党议员更加频繁操弄中国议题。当地时间6月2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召开两场涉及对华贸易的听证会,以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为首的美政府官员、两党众议员及部分商界代表,在会上鼓吹在电动汽车、船舶、无人机、人工智能等领域对华实施更严格贸易限制。

其中,民主党籍众议员罗·卡纳以“中企获得补贴”为由,支持对中国制造的船舶征收高额“停靠费”。他“怒喷”持反对意见的美国商会,声称该组织“他们不愿为此多付一分钱,正将产业转移到中国”。

据香港《南华早报》和美国国会网站消息,当天,众议院就几项有关对华贸易的提案举行了听证会,继续炒作所谓“国家安全风险”和“不公平贸易”,就限制中国电动汽车、半导体和零部件进入美国市场,以及对停靠美国港口的中国制造船舶征收费用等议题展开讨论。

雷蒙多在众议院“创新、数据和商业小组”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商务部打算在今年年底前出台有关中国电动汽车数据收集和隐私问题的规定,因为她担心这些数据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她声称,中国电动汽车“可能会收集美国数据并传输回中国”,为此该部门正在起草相关规定,内容可能涵盖“禁止中国电动汽车在美国上路、软件监管,以及强制要求所有数据都必须存放在美国”。她还说,该部门还将加强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以“塑造我们针对中国开展行动的战略环境”。

中国一个“管理条例”,又让西方破了大防 第3张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 资料图(视觉中国)

同日,自成立之初便不断炒作涉华议题的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召集美国专家、商界代表,炒作美国在半导体、造船和无人机领域面临的“中国威胁”。

“1975年,我们是世界第一的造船商,”会上,民主党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西援引数据称,现在,“我们生产的大型远洋船舶还不到全球的1%:中国每建造359艘大型集装箱船,我们只能建造1艘”。他还声称,中国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击败美企Skydio、占据美国市场90%份额,是因为“获得了高额补贴”。

克里希纳莫西鼓吹恢复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美国对华征税机制。他指的是美国《贸易法》第421条,该条款允许美国对来自特定国家或地区的产品征收临时关税,以应对进口激增造成的市场扰乱。

民主党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西(美国会众议院视频截图,下同)

Skydio首席执行官亚当·布里出席了此次听证会,称美国现在处于无人机合人工智能行业的关键时刻。由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等组织牵头的“美国制造业联盟”主席斯科特·保罗则说,中国的造船能力是美国的232倍,“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具有重大影响”。

民主党众议员罗·卡纳无端揣测中企“得到了中方大量补贴”,支持对中企制造的船舶征收“停靠费”,并宣称应向每艘货轮征收约100万美元。他说,每个集装箱合不到50美元,“意味着美国人可能不得不多花几美分购买牛仔裤或衬衫,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再次拥有美国制造的船只”。

卡纳批评了由美国专家、游说师组成的游说团体“美国商会”反对征收“停靠费”的做法。

“他们说,‘不,我们不能多付几分钱’……这正是导致美国破产以及去工业化的原因,“卡纳说,“我们不断把我们的产业转移到中国,现在还在这么做。”

中国一个“管理条例”,又让西方破了大防 第4张

民主党众议员罗·卡纳

此外,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米勒在听证会上同样渲染称,在应对中国制造的应用于无人机和船舶的半导体方面,拜登政府“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他声称,近年来,中国向基础芯片领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补贴,预计中国在基础芯片市场的份额将“大幅增加”,并将销往美西方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共和党众议员安迪·巴尔表示,他支持对中国制造船舶征收“停靠费”。但他同时提醒称,这实际上是一种“保护主义政策”,未来“可能会失控,演变成更广泛的政策”。

现任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尽管多次声称“考虑削减对华关税”,但迟迟没有采取实质行动,依旧坚持特朗普时期的大部分关税。随着11月美国大选临近以及中国电动汽车、光伏等产品畅销全球,为了攫取政治利益,拜登政府开始打起了上调关税的主意,自去年年末起便动作频频。

5月份,拜登政府宣布对中国电动汽车等“目标战略产品”大幅提高关税。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官员开始炒作中国“产能过剩”的话题,并试图拉拢盟国共同采取对华贸易措施。

美联社和路透社此前分析指出,拜登在大选前采取与其前任特朗普相同的对华加税的做法,明显违背了美国曾长期推行的自由贸易共识,是想告诉选民,“他们都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然而在世界两大经济体紧张局势加剧之际,这些措施可能会招致中国的报复,引发更广泛的贸易冲突。

“拜登错了,我们的太阳能还不够。”对于美西方炒作中国光伏等绿电“产能过剩”,彭博社6月初曾刊发气候变化和能源领域专栏作家戴维·菲克林的评论文章。菲克林直言,这种“产能过剩”论调低估了能源转型的挑战,可能是个“致命错误”,世界需要中国清洁能源技术来应对未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