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车运输乱象调查: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大豆油

社会 2024-07-03 10:27 阅读:

南和当地多位罐车司机称,刚开始当地罐车都是只运食用油,后来开始运输其他液体货物,最近几年很多罐车开始去宁夏拉煤制油。

“以前运食用油的罐车一般空车返回,以天津到西安为例,最早单程运费报价都在每吨400元以上,现在降到200元左右。”一名罐车司机告诉记者,由于近两年罐车增多,竞争加剧,罐车运输价格也降了不少,这就逼迫许多罐车不得不在返程时想办法配货,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罐车就将目光放到了煤制油上,“卸货地周边很难配货,一般有什么就装什么,这几年宁夏那边煤制油运输需求也大。”

与此同时,在运费逐步降低的大背景下,运输食用油的罐车不仅做不到专车专用,许多罐车为了节省成本,甚至连罐体都不清洗。“单次洗罐的成本少则三五百,多则八九百。”一名罐车司机透露,由于普货罐车经常换货运输,每次洗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因而许多罐车在换货运输时,选择能省则省。

在调查中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的罐车都是隶属于车队,规模大的车队有上百辆罐车,小规模的车队只有几辆罐车,个体罐车占比很少,而对于隶属于车队的罐车,有司机告诉记者,尽管他们司机有时想洗罐,但也要听从车队老板的安排,“老板让清就清,老板不让清就不清,老板的事。”

把关不严:食用油厂家验罐成走过场

在不少罐车司机看来,车队老板之所以不安排洗罐,更多是因为有些食用油厂家把关不严,他们通常不会检查罐体是否干净,“要是验罐就得洗,不验罐就不用洗。”

在河北邢台,一名罐车司机说,由于经常跟各个食用油厂家打交道,对于每个厂家的验罐情况,车队老板早已了然于胸,“一般都不下到罐里去验,就看看两个口,我们就把这两个口擦一下就行。”

今年6月初,新京报记者以运输食用油的名义致电汇福粮油集团,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不要求食用油专用罐车,只要求罐车前三次所运的货物也为食用油,“罐体需要保持干净整洁,工人在装油前会验罐。”不过,多名罐车司机却透露,这家粮油公司验罐时并不严格,“他们一般先看看泄油口,把那里擦干净就行,如果是熟人经常来运油那就更好办了。”对于载货单上需要填写之前所运货物的信息,司机也可以随意编造。

罐车运输乱象调查: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大豆油 第1张

5月21日,一辆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未洗罐的情况下,司机就驾车进入一家粮油公司装载大豆油。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记者同样致电了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一名销售经理表示原则上运输食用油需要专用罐车,但随后他补充说,罐体只要有“食用油专用”字样就行,“其实我们也不验罐,是不是食用油专用罐车我们也没办法去分辨。”他强调,销售食用油的合同里约定的都是买家自提,罐车也是由买家雇来,食用油装上车之后,其品质他们不负责。

同样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另一家生产食用油的公司,在验罐时也不严格。

5月24日,一名等待进厂装油的罐车司机告诉记者,这家公司验罐也是走过场,只需司机上传几张照片,“自己拍摄的泄油口、罐口照片,另外罐体有‘食用油’字样就行。”他透露使用手机里存储的早前照片也能应付过去,“你就找几张干净照片给他瞅一眼就完事了,不管是不是今天的照片都行。”

至于有些食用油厂家要求在罐体外侧喷涂“食用油”字样,司机说也非常容易应付,只需要将之前罐体标注的“普通液体”字样擦掉重新喷上食用油字样即可,“现在有清漆剂,涂改很方便。”

五月下旬,记者在这家公司门口观察发现,不少进厂运输食用油的罐车罐体上喷涂的介质信息都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有一些罐车只是用贴纸将“普通液体”字样遮盖住,再重新张贴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贴纸。

即便存在如此明显的涂改痕迹,却并没有影响那些罐车运输食用油。

一辆等待进厂运输食用油的罐车,罐体外侧喷涂的介质信息被一张白纸遮盖住,司机重新张贴了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纸条。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运输规范:散装食用油运输应专车专用

事实上,我国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以下简称《运输规范》)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或容器运输。该《运输规范》中还提到,装入油脂之前,应认真检查运输容器是否为专用容器以及容器是否清洁、干燥。

不过该《运输规范》只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不是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对食用油厂家约束力有限。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王兴国教授告诉记者,该《运输规范》虽然为推荐性国家标准,但也具有一定的强制性。他指出,“它也是一项国家标准,相关企业在制订企业标准时,要以这个为依据,企业标准可以比这个标准更严格,一般来说不能低于这个标准。”

就散装植物油运输来说,王兴国教授认为相关企业应参照《运输规范》执行,使用专用运输车辆,否则食用油在运输过程中就存在被污染的风险。

邱健(化名)是一名从业十余年的罐车司机,他告诉记者,如果卸完煤制油不洗罐的话,通常罐内会残留几千克到十几千克不等的煤制油,“洗罐的话一般都要用碱水,洗完再高温蒸罐这样才能洗得相对很干净,如果只是普通的水洗也会有一些残留。”邱健说,多数情况下,残留的煤制油会与食用油相混,“像煤制油中的白油液蜡,本身是无色的,颜色比较透明,也不容易看出来。”

他说,像工业废水、塑化剂、废机油、减水剂这样的非危化品液体,普货罐车都可以运,煤制油只是属于目前运量比较大的种类,“煤制油厂家除宁煤外还有好几家,再加上其他一些生产化工液体的厂家,都可能与食用油厂家共用罐车运输。”

邱健告诉记者,尽管卸货时食用油收货方会取样检验,可是由于检验项目有限,即便食用油中掺入其他杂质,普通的检验也检不出来,“检验水分和酸价这两个项目的比较多。”

邱健认为,散装食用油在长距离运输过程中其实属于半脱管的状态,“卖油的厂家不怎么管,买油的公司不知情,让运输公司钻了空子。”邱健透露,许多运输订单普遍经过层层转包,转来转去买卖双方对最终承运的罐车都无从了解。

作为一名罐车司机,邱健非常无奈,他呼吁重视这样的行业乱象,因为食用油关系到千家万户。他说:“煤制油可能还算干净的,其他一些不常见的化工液体,污染食用油的话,可能危害更大。”

在邱健看来,运输公司是以食用油厂家的标准为导向,只需要食用油厂家严格把关就能避免这一行业乱象的发生,“食用油厂家仔细验罐应该最有效果,能解决99%的问题。”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告诉记者,煤制油主要就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对人体有健康风险,长期食用可能导致中毒,“吃得越多则毒性越大,苯或氨基苯成分较多时,还可能影响造血功能。”

朱毅认为,如果运输食用油的罐车还去运输其他化工液体,其风险更是难以预料,“如果都不知道这个油里面有什么样的污染物,更是防不胜防,如果毒性大的化工液体残留在里面,直接接触或者吸入都可能对人体产生危害,比如说有机溶剂、酸、碱、重金属等等,有可能对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都会造成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