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母亲带14岁孤独症儿子跑货车:会养他一辈子

热点 2024-06-28 10:25 阅读:

田秀是一名货拉拉司机,也是一名孤独症孩子(又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的妈妈。5月21日,田秀带15岁孤独症儿子跑车的事情登上了微博热搜,受到广泛关注。6月21日,经过大众投票,她被评选为2024年货拉拉"平凡之光"魅力司机。

近日,记者在广东省江门市见到了田秀,在采访中,田秀用了整整4个小时,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故事:出身农村,家庭条件不好,自己一个人远嫁到广东……她不甘于平凡,用自己的韧劲和拼搏实现了月流水2万元。田秀用她对孩子深深的爱,点亮"星空",实现了人生的蜕变。

以下是田秀的讲述:

01

我叫田秀,来自湖北省黄冈市。19岁高中毕业后,我跟随同村老乡一起来到江门市打工。在车间里,我和一个面带书生气的四川男孩一见钟情,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走到了一起。怀胎10月,我有了一个新身份,文文妈妈。

文文1岁半的时候,身边同龄的孩子已经可以跟家长进行简单的交流,而文文却不会说话,有时候跟他说话他也仿佛听不见、不回应。儿科医生建议我们去精神科做检查,最终确诊为孤独症。

我们文化水平不高,当时还认为孤独症和感冒一样,能被治好,心里也没什么压力。直到文文越来越大,经过治疗后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行为,家里人的心态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爷爷奶奶从此变得异常节俭,他们觉得孩子一辈子都需要人养着,需要提前为孩子攒点钱。那时候我给孩子冲个澡,都要被爷爷奶奶说要快点冲,省点水费;半夜给孩子开个小夜灯,都要被关掉,节省电费。

我憋着一股气,想着自己要去外面挣点钱,让家里人放心,不要计较这些电费、水费,这些钱我来挣!

我先后摆摊卖过童装、在物流园做过分拣工。一次偶然的机会,听物流园里的货车司机说,现在怎么也不见女货车司机,我就记在了心里。

我想试试,更想带着文文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文文之前就爱坐车,在家爱哭闹的他,一坐上车明显就能安静下来,眼睛会直勾勾地盯着外面的景色,让文文跟车可以减少他的情绪波动。而平台接单时间比较自由,他跟着我更放心。文文年满12周岁后,我俩的跑车生涯正式开始。

我的想法却遭到了家人的质疑,他们觉得一个女人天天拉货能挣到什么钱,特别是得知我贷款买车后更是觉得欠别人钱是一种负担。我已经没有退路,为了孩子的未来,我必须全力以赴。

35岁母亲带14岁孤独症儿子跑货车:会养他一辈子 第1张

田秀在跑车间隙帮文文按摩。

02

有人曾经问我:"你一个女人开货车怕不怕?"我想说当你有毅力的时候就可以战胜所有恐惧。

晚上的充电站休息室内,躺满了光着膀子的男性货车司机,我只能带着孩子在车上休息;卸货时,遇到货物比较沉的原因,我只能花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力气咬着牙把货物卸完。确实难,但只要努力克服就不再是困难。

文文早上睡醒之前,我会选择先在家附近跑一单,等文文醒后,再带着文文跑单。那个时候我从来不觉得开车有多累有多难,最怕的就是没单导致空驶,赚不到钱的时候。

我也在朝着一名优秀的货车司机努力。作为一名女货车司机,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比较细心、有耐心。接单后我会问清货主的发货地点和发货时间,早早到达约定地点,不让货主等待;卸货时,能帮我就主动去帮一把。

带着文文跑车,确实会有一些不便,也曾遭遇一些误解。文文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每隔10到20分钟就要小便一次。有时候开车不能随时随地找到厕所,情急之下只能在路边小便。2023年7月,文文在路边小便的视频被人拍下并发到了网上,用来抹黑货车司机。看到这个视频后,我内心压力巨大。一方面是网上对自己孩子行为的指责,另一方面是家人的不理解,他们觉得是我带不好孩子。那个时候我只能不停地向别人道歉,但好在货拉拉平台经过调查,帮助我澄清了事实。

世上还是好人多。在跑车过程中,我遇到了不少暖心事。有些货主碰到好拉的、运费高的货源时,会主动给我留下来,第一时间让我来拉;包括货拉拉平台,这一次魅力司机评选向我提供了2万元奖金,而且一直帮忙给文文联系国内的自闭症治疗机构,这让我们对社会心存感激。

最让我欣慰的是文文也在慢慢懂事。有的时候,当我还在卸货时,文文会主动在驾驶室帮忙抢下一单;上车后,文文会主动帮我系安全带;文文还会帮忙给货主卸货,虽然东西不多,但能够帮妈妈分担一些工作,我感到很暖心。

跑车很累的时候,我喜欢将车停在路边,把文文搂在怀里,帮他捏捏手和胳膊,文文会很舒服地笑出来,那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35岁母亲带14岁孤独症儿子跑货车:会养他一辈子 第2张

田秀帮助货主卸货。

03

未来我还会一直跑下去。原本我只是一个不善言辞、不喜交际、背负家庭重任的普通劳动妇女,是货车司机这个身份让我在生存的磨难中,懂得如何提升自己。去年7月,还清车辆贷款后,我又买了一辆新的货车,希望能为家人跑出更美好的生活。

如果说还有心愿的话,那就是希望文文能够上学。自闭症孩子需要终身干预学习治疗。文文2岁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将文文送到重庆、广东肇庆的专业学校进行学习治疗,但学费太高,一个月就要3500元,还不包含生活费,而当时我们全家的收入1个月才3000元。再加上文文学习很容易倒退,可能花了几个月才学会的词语,一两天就忘记了。当时出于经济状况,我们决定让文文放弃治疗。

但我还是想送文文去学校读书。之前为了给文文治病,我加过很多的微信或者QQ的病友群,这些病友群中,让孩子坚持在特殊学校上学的占大多数,我不想让孩子落后。另外我和家人也不能一直照顾文文到老,万一有一天离开的时候,我希望文文能够拥有一技之长,健康快乐地生活。

我曾经带文文去找过江门的特殊教育学校,但因为孩子户口不在本地没法上。希望全社会能够更多关注到孤独症孩子,给他们更好的教育和机会,有一个包容他们、促进他们快乐成长的发展环境,让孤独症患者家庭感受到更多温暖。

作者丨记者 刘钇杭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