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科技 2024-06-27 11:50 阅读:

公元12世纪,伴随着指南针技术从中国传至欧洲。马略卡、巴塞罗那等地的航海家,开始结合方位学、地理学、天文学知识,以及自身航海经验来绘制航海图。这种最早的航海图被称为“航海指南”,或者波托兰海图。

从此,航海事业告别了只能依靠北极星来导航,只能在近海航行的初级阶段,走向了有海图可依,有海径可寻的罗经航海时代。目前,存世最早的波托兰海图诞生于1275年,它标志着大航海时代拉开序幕,人类文明的交流与商贸踏上了新的阶段。

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第1张

数百年后的今天,远洋航行需要先确定航海图已经成为常识。同样,在面对新的商业机遇,新的技术变革时,一个产业的升级迭代也需要先画出“航海图”。比如说,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就在面临这样的情形。

当5G-A商用到来,恰好遇见了大模型落地,端侧AI设备崛起,加上产业智能化、智能驾驶、具身智能、元宇宙、裸眼3D等种种技术都爆发出对移动通信网络的新需求。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运营商正面对史无前例的技术变革机遇,将获得巨大的价值增量。

但这种变革机遇更多停留在宏观上的“目标港口”。如何把远航的目标,变成一张有方位、有洋流、海岸线清晰、比例尺明确的“航海图”,是整个移动通信产业都在期待的话题。

6月26日,2024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海正式召开。MWCS被广泛认为是亚洲移动通信产业的风向标,是全新通信技术发展的核心引擎。在本届大会“未来先行”的主题下,所有人都在期待给未来画出一张航海图。

(华为常务董事、ICT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主任汪涛发表主题演讲)

2024 MWC 上海期间,华为常务董事、ICT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主任汪涛发表了“加速5G-A发展,开启移动AI时代”主题演讲,他表示:“本月恰逢中国5G商用五周年,五年来,5G商用成果显著,对全球移动产业的影响前所未有。2024年,5G-A商用元年和AI入端元年碰撞,将开启‘移动AI时代’,让智能化服务无处不在。移动AI时代将带来人机交互、内容生产、移动终端三个方面的重要变革,为人类社会注入全新的活力,也给移动产业带来广阔的机遇。我们需要从‘Networks for AI’和‘AI for Networks’两个维度加速5G-A发展,共同创造移动AI时代的商业新价值。华为期待与产业界携手,共同抓住移动AI时代的巨大机遇,构建美好的智能世界。”其演讲不仅清晰指明了未来十年的核心趋势,是移动AI时代到来。同时还为运营商应该如何通往移动AI时代,如何将时代洋流进行价值最大化,画出了一张详细航海图。

宏观机遇每个人都能感知,但只有足够具体的行动目标、行动方法与商业化模式,才能构筑真正的行动力与生产力。

在技术变革、产业行动与商业模式升级的线条交错下,华为将一张新时代的航海图,徐徐展开在了全球移动通信产业面前。

变革时代:运营商需要新的航海图

在讲解这张航海图之前,我们必须达成一个共识:为什么运营商需要为接下来的行动,确定新的发展蓝图?

在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视野中看,目前我们处在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技术变革交错期”,很多领域都在发生从技术到产业,再到商业模式的关键变革期。而这些变革又恰好相遇,发生在同一个产业阶段。技术变革的交错,将带来持续的连锁价值反应。这是运营商最需要把握,也最难以准确把握的未来趋势。

比如说,5G-A在2024年迎来了商用元年,这是移动通信领域的最大事件。但同样在这一年,AI大模型成为全球科技的最大变量,发展速度不断加快。而AI大模型落地在手机、PC等终端设备,又必然给终端带来了新的移动通信网络需求。AI大模型、5G-A与终端变革,就这样精准发生在同一个时间点上。

因此,运营商必须首先明确变革是什么,变革将要怎样发生,再从变革来推导自身应该怎样做,制定包含目标、行动,以及商业闭环的战略蓝图。

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第2张

如果用一个高度概括的概念来形容未来十年的科技变革,那么“移动AI时代”将会是一个恰当的定义。AI大模型正在深入端侧,改变人机之间的交互模式、需求匹配以及购买决策,进而影响到移动通信网络在整个智能体系中扮演的角色。

汪涛认为,移动AI时代将带来三个方面的重要变革:

1.人机交互变革。交互方式将从“触控交互”走向“全模态交互”,支持自然语言、手势和情感等多种交互方式。举个例子,当大模型能够更具泛化性地理解语言意图,今天正有越来越多用户开始倾向语音交互,而非传统的触屏模式。

2.内容生产变革。用户获取信息将从“检索内容”走向“AI生成式内容”,信息生产从预制转变为定制,AI可以为用户提供全面个性化的实时服务。过去我们想要看某类视频,需要去搜索是否存在这种内容,但今天AI视频生成模型可以随时为我们提供视频,无论其之前是否存在。这种模式将全面改变人与信息间的关系。

3.移动终端变革。移动终端将从智能手机走向“AI助理终端”和“具身智能”,提供全场景的智能入口。当AI能力足够强大,手机可以仅仅是人机交互终端的一种。在大模型兴起后,AI原生终端与机器人得到了极大发展。

人机交互变革、人与信息关系变革,以及终端形态变革。这三种变革,框定了移动AI时代的整片海域。

面临着新海域,运营商不仅需要知道宏观的技术逻辑,更要明确具体的行动指南。

就在此时,华为已经画出了这张航海图。

观洋流:锚定新十年的新机遇

技术变革滚滚而来,重点是机遇何在。

在移动AI时代的海域面前,每个角色都将获得不同的机遇。从移动通信产业的视角出发,我们最需要的是确定运营商将获得怎样的机遇。

大的时代趋势是必然发生的结果,以这种结果为锚点,逆推驱动结果发生的原因,是华为始终能够找到正确道路的关键。

面对移动AI时代的变革,华为同样用到了这样的推演逻辑,以三大变革为目标,可以逆推出运营商将在未来趋势下获得三大机遇:

机遇一,交互变革引领流量增长。

目前,伴随流量增长放缓,全球运营商普遍希望找到新的流量增长出口,而从大模型带来的交互内容与交互形态变革来看,流量增长大概率将重回正轨。

首先,AIGC带来了交互效率的提升,用户获取信息的速度将更快。交互效率提升意味着交互流量随之增长。

其次,AIGC还推动了交互质量的提升,3D化、空间化的视频将成为新的流量增长的核心。比如说,AIGC视频可能比同样时长的拍摄视频大出百倍,而订制化的AIGC内容更将带来个人流量的指数级增长。

再次,AIGC还带来了交互对象的提升。未来,每个终端都可能内置大量本地模型,并且与云端模型进行实时交互。这意味着终端的交互对象从单一的人机交互扩展到百倍的机机交互。

在这样的趋势下,个人流量的爆发式增长已成定局,运营商必须提前为此做好准备。

机遇二,车联网成为移动通信新增量。

根据相关数据,预计到2030年,每年将新增超过8000万辆网联汽车。汽车的全面网联化、智能化已经成为时代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汽车将在智能座舱与智能驾驶两方面形成全新且强劲的移动通信需求。

在座舱方面,将需要支持智慧助手、多屏观看和XR应用等需求,使车辆成为集休闲、娱乐和工作于一体的“移动第三空间”。未来两年,预计车载观看视频时长将10倍增长,车载流量将获得百倍增长。

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第3张

在智能驾驶方面,智驾正在从理念走入现实,成为越来越多人真正的出行选择。未来,将需要实现每月数百G数据的上传训练,以此来提升智驾系统的整体水平。同时,车路协同还将带来巨大的汽车流量需求。

机遇三,物联网突破想象力边界。

相比于移动AI时代人联网、车联网的升级,物联网具有更大的想象力。未来,可能每个人都拥有AI助手,AI数智人在虚拟空间的每个角落中完成工作,每个行业、每家企业可能都需要配置AI大脑,伴随着具身智能的兴起,机器人可能走进千家万户、千行万业。

这些生活、生产中的物联网终端,将成为运营商难以想象的价值风口。或许,很快移动通信服务的主要对象,将从“碳基人”拓展到“硅基人”。

新人联、新车联、新物联,构筑了运营商在移动AI时代的三大机遇。它们就像时代的洋流,指引着运营商要到哪里去。

而接下来的问题是,究竟如何才能航向移动AI时代的机遇港湾?

定航向:面向移动AI时代的新举措

如果说,航海是风与船的协奏曲,那么移动通信产业航向移动AI时代,则必须是网络升级与AI技术的协奏曲。

想要获得移动AI时代带给运营商的巨大机遇,就必须将5G-A发展与AI大模型技术统一在一张蓝图中,进而构成有效、准确的行动举措,打开通往新十年的新航向。

汪涛提出,5G-A作为移动AI时代的重要支柱,我们需要加速其发展,与运营商和产业伙伴共同创造商业新价值。具体来看,需要从Networks for AI和AI for Networks两个维度来加速5G-A的发展。

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第4张

首先从Networks for AI的角度看,移动AI时代的多样化业务对网络大下行、大上行、低时延等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说,为了实现与AI助理的交互与真人无异,端到端时延必须控制在400ms以内。在包含语音、视频的多模态交互场景中,单次生成的token数量超2000个。考虑到大模型需要至少320ms来处理这些数据,再加上传输网络和终端处理的时间,网络空口时延需保障在20毫秒以下。

在人联、车联为代表的大量类似网络需求下,运营商需要加速全频段走向5G-A,充分释放各频段价值。同时在全频段池化的基础上,首先通过多载波聚合、MBSC等技术,按需汇聚频谱资源,以超大带宽构筑5G-A充足的管道能力,满足人人千兆、极致万兆的需求。其次,需要充分发挥不同频段优势,通过上下行解耦、FSA等技术进行多频互助,兑现网络多维极致体验,满足上行千兆、<20ms超低时延等需求。

除此之外,运营商还需要面向万物智联,积极探索通感一体、通信算力融合等能力,从而赋能不同领域、不同行业的智能化发展。让移动通信网络成为移动AI时代的底座与基石,确保智能时代,网络先行。

在AI for Networks方面,运营商需要将AI的能力充分注入移动通信网络的每个领域,实现性能智优、运维智简、业务智营。

比如说,通信大模型正在加速推动网络自动化走向AN L4高阶自智。在应用场景方面,通信大模型可以提供“面向角色的Copilot”,通过专业知识问答和辅助运维能力,提升相关工作的效率。而“面向场景的Agent”,则可以通过理解用户意图、自动编排任务,自主闭环复杂场景问题。最终,通信大模型将全面重塑电信网络的运营、优化和维护。

除此之外,在业务运营、网络调优、故障处理等场景中,AI技术可以为移动通信网络带来直观准确的价值。网络升级,同样需要AI先行。最终让AI技术升级与5G-A发展之间构筑起正向循环,相互促进的关系。

这种AI之风与5G-A之船的相互推动,就是运营商航向移动AI时代的最佳动力。

兴港口:创造性激活新商业模式

对于运营商来说,所有的技术提升与网络投资,最终都需要落回到商业价值上。移动AI时代的巨大变革,如何才能实现商业闭环,改变运营商的商业模式。这些问题就是华为画出移动AI时代航海图时,必须给出的最后一片拼图。

商业模式创新,是运营商在移动AI时代,面向新机遇,推动新举措的最终落脚点。准确找到商业模式创新方案,必须具备足够的创造性以及精准的洞察力。

汪涛认为,面向移动AI时代,我们需要提升全场景联接价值,升级商业模式,创造商业新价值。

具体而言,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创新也包含两个方面的创造性激活,即toC领域与toB领域的协同进化。

移动通信产业,需要通往AI时代的“波托兰海图” 第5张

在消费者端,运营商将有机会从单量纲的“流量经营”,走向多量纲的“体验经营”。比如说,推出直播、高清,甚至AIGC领域的确定体验卡,助力相关领域的繁荣发展,或者通过提供算力、存储、后向收费等创新业务的新量纲,来创造性实现商业模式升级。

在产业端,伴随着智能化的普及,运营商将可以从提供“联接”,拓展到“联接+多维服务”的价值变现新机遇。

比如说,运营商可以从提供物联卡、专网为主的基础网络服务,升级到提供集成服务、数据服务、感知服务等增量服务。比如说,在机器人工厂提供网络联接、云计算、大数据和AI应用的端到端集成服务;在低空经济领域提供航道管理、实时空域信息等数据服务等。

C端和B端的商业模式协同进化,将有可能重塑运营商的商业模型。将流量计费的传统模式,升级为服务为核心、能力为核心的新商业模式,同时极大打开订制化市场的商业空间。

整体来看,华为指出了移动AI时代的确定性趋势下,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将具体迎来哪些新机会、新举措、新商业模式。这三者之间又具备怎样的逻辑关系,以及运营商如何按图索骥,一步步确定自己的时代目标,并向其出发。

这就是航海图的作用。它能为探索者提供方向,为旅行者提供支持,为战略家提供洞见。

面向技术爆发,面向移动AI时代。华为以时代之先,画出了这样一张具体而微,海径翔实的航海图。

接下来,将是出发的汽笛声响起。一艘艘载满运营商期待的航船,会驶向5G-A的海港,驶向AI大模型的海域,驶向智能世界的波涛。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